我好忙谨慎关注
雷安only我爱甜饼

试了雷雷 

为森莫c服还不到

【雷安】偶像剧情节发生在身边是什么样的体验


*知乎体 我想写段子(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知乎 偶像剧情节发生在身边是什么样的体验?

 

赞2.6w 评论4567

 

 

ID 你看这颗柠檬他又大又圆

 

 

虽然没有被邀请,但我觉得我超级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

一个字,酸。

 

 

我们的主角是我们大学出名的一对夫夫——姑且称他俩为雷哥和安哥吧。毕竟在他俩面前,我就是个24k纯弟弟。

 

先简单介绍一下好了,雷哥呢是我们学校的大校草,颜值高的能掰弯一打直男,打架喝酒撸串能力max,还是个富家公子;安哥的话呢就是完完全全勤工苦读的好学生,新一届的道德楷模,学生会会长,特别温柔体贴,长得也很帅气清秀。放在以前我会觉得他俩绝对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我太天真。



剩下这边:p https://shimo.im/docs/tdvqPcvrH66xPtDw/ 




fin.

突然想写一下自己本命的眼睛。

爆豪的眼睛里是张扬跋扈,是大漠孤烟的鸢飞,是赤红的炎日翻腾,是英雄才杰所持的桀骜不驯,是天地乾坤下的海日山河。是只要浅浅缩放瞳孔就能惊起我心头骇浪的灼热火花。

雷狮的眸里是国君的高傲不可触及,是海盗的狡诈邪魅,是攀附紫罗兰上的露珠里的波光流转 ,是半眯着眸子的傲气凛然。

赤司的眼睛里是六月的骄阳似火,是九月的银杏含香,从弯眸中看得出缜密,秋水中泛着孤傲。眼底里透露出天帝的权重谋策,是世人无可直视的晓月星辰。

太宰治的眼睛里似乎包含更多东西。是鸢尾花里疏漏的海月山河,是刀光月色里的薄暮冥冥,是人生不满百,长怀千岁忧。

鬼莱#

她清楚地听到了身体破碎的声音。

口腔中咸腥纠缠,头颅内似水泥浑水一般,胀的她睁不开眸,半眯着眼昂了头硬是恶狠地瞧那对沉默的紫罗兰瞳仁。

他们惊诧,他们遗憾,他们嘲笑。

她能想像到自己狼狈的模样。肌肉撕裂,肋骨断落,双腿明明颤抖地似是要倒下,却被自己用别扭滑稽的姿势生生立着。她明白,这一刀,挡的倔强。

“献出能力才是你该做的。”

“滚。”

清澈熟稔的声音渗入筋骨丝丝,凉的透心,疼的彻骨。那种感觉似是蹦跳的心脏被缓缓撕开,斩断,破碎。所有的所思所想都如柳絮一般,洋洋洒洒碎了一地。
身体狠很地撞向地面,裸露的皮肤嵌入泥沙碎石划血痕道道,眼角禁不住泪水下落潸潸。

她爱,她恨。

这是一眼定谳。似要将自己生生世世都在他的笑下沉沦,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命去追随他,追随自己唯一的信仰和天神。鬼狐天冲。直至涅槃方休。

“鬼狐大人。...”

早已洋溢成幻境。
连同天地也悲悯。

他终是要败。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。她恨这创世神,塞给她逃不掉的命。若是如此便也罢,若是他安,连同苦难辛涩也甘愿生生咽下,情爱缠心间,齿缝嗫嚅着酸涩护他三生。

新世纪的光照耀,灿若天阳。

一步步爬着还是拾到了那被遗弃的面具,扭曲的图案在冰冷的光中呈现着猩红的色彩,像极了体内不断渗出的滚烫液体。她捧了稍含温热的它,残齿锋利抵咬嘴瓣流鲜血。

唇轻颤,在似是额处留下酸涩一吻。

他的眼中是星辰大海,只可惜,就算是山川也纳不下她了。

周遭明亮的光四溢,脑中空无一物,只明白紧紧的抱着了怀中的它。

身体轻巧的破碎,如落叶化灰,风动消散。唇瓣哆嗦,纯白的花片四落。

“你是我曾经的早春三月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无望共老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